当前位置:主页 > 回应财富 > 我们不能说一看球门边站着外援

我们不能说一看球门边站着外援

上传时间:2019-05-30

另一种方法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jose carmena和他的团队研究的。他们发明了一种米粒一样大小的设备,能把超声波能力转化成电流,从而刺激神经和肌肉细胞。超声可以穿越人体而无需导入电线。

内容来自dedecms

当时包括中科院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所研究员仇子龙在内一大批中国年轻的脑神经科学家联名向记者表达了他们对陈天桥捐款事件的看法,提出中国科研领域的私人捐赠体系应该完善。事后,陈天桥团队也主动联系了这些科学家,听取他们的意见,并希望与中国年轻科学家们保持合作沟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方面是因为大脑的复杂性,人们在对大脑细胞的组织仍然缺乏了解的情况下,很难设计出人脑和电脑整合的界面;另一方面,即使技术上能够实现,但是在大脑中植入异物不可避免的就是开颅手术。虽然脑神经不会感到疼痛,但是开颅和之后的缝愈将会留下疤痕,而且手术也不可避免地会带来风险。

本文来自织梦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脑计划仅文件起草就已经做了3~4年,应该会很快启动。这也是能够吸引社会资本的计划,不仅仅是钱,而是要贡献智慧。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太太(雒芊芊)常对我说,你不懂技术怎么贡献智慧?但是我说,不会开车不代表我不知道路,企业家总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推动技术的发展。

dedecms.com

这每年1亿美元是投在国内还是国外?陈天桥并未给出明确的答案,反而一直强调把球传给离球门最近的人。

dedecms.com

以上两种方法都比在大脑皮层接入芯片这种侵入性的人脑植入手段要更加温和。但陈天桥认为,不管哪种方法,现在都面临着另一个大问题,就是人们无法理解大脑解码信息的运作机制。

本文来自织梦

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捐赠是无国界的。我们不能说一看球门边站着外援,就不传给他。不要告诉我30米以外还站着中国球员。陈天桥调侃道,要知道一旦球射进去,全人类都会受益。 织梦好,好织梦

陈天桥对记者表示:我很尊敬马斯克的勇气,但是有时候勇气要和合适的时间点相结合,他(马斯克)现在说要把芯片直接植入大脑,先不说伦理、不说fda(美国食药监局)能不能批准或者人们愿不愿意接受,就算是从技术层面来看,目前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本文来自织梦

谈话是以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最新投资的脑科学初创公司neuralink开始的。尽管关于neuralink对外公布的信息还非常有限,但是根据商标注册信息来看,这家公司的目标是为神经方面的疾病诊断和治疗研发植入性的设备。马斯克更为宏大的目标则是他在推特中一直宣称的神经织网(neural lace)科幻概念,也就是一个编织到人脑中的机器界面,又称脑机接口(bmi)。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他表示,现在已经有多种无需开颅就能作用于神经细胞的方法。在迈阿密的佛罗里达国际大学,sakhratkhizroev博士领导的团队已经能够用一种微型的磁电粒子和人体神经细胞产生的电场相互作用。团队将几百亿个这样的微型粒子一次性注入老鼠尾巴上的静脉血管中,并利用电磁将这些粒子导入老鼠的大脑。

dedecms.com

一些神经科学家也认为马斯克所宣称的人脑植入技术未来5年内将有根本性的突破有些过于乐观了。mit的polinaanikeeva教授和她的团队在今年初发表的《自然评论:材料》杂志中指出:尽管摩尔定律和微型电子技术能让设备做到足够小,并且能够植入人脑,但是仍然存在巨大的挑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今年三月,陈天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参加全国两会时拿出了三份提案,其中提到了在全国建设几个超大规模的脑科学基础研究基地以及建立海外研发基地,在全球范围内招募顶级科研人员等建议。他还表示,未来每年将在脑科学研究方面投资大约1亿美元。

织梦好,好织梦

和加州理工大学相同层次的大学还有很多,但是陈天桥为何钟情于加州理工?对此他表示:加州理工是文化和我们最接近的,就是在一个领域做到极致。很多脑神经方面很领先的大学,它们的管理模式容易固化,但是加州理工之前是没有专门设立脑神经学院的,所以资助它就相当于我是这个学院的founder(创始人),而且这个学院直属大学管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捐赠热闻发生以来,陈天桥首次深入解读了为何会选择加州理工学院作为捐赠对象。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和加州理工的第一次对话源于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一位四肢瘫痪的病人依靠植入芯片,能独立用自己意识控制的一只机械手臂拿起杯子,喝到一口冰啤。于是我就找到负责这个项目的加州理工神经学教授richard anderson。他当时告诉我,仅在一个瘫痪病人身上花费的成本就是100万美元。而且目前只能在瘫痪病人身上做实验。

dedecms.com

陈天桥在采访中不断强调,是提供捐款而不是资本合作。我们一定要占有董事会席位,要每季度知道项目的进度,听取成果,并且分享我作为企业家对这些技术的看法。不管是现在对加州理工大学的捐款,还是以后我们对中国脑计划如果有资助也会是这样。

copyright dedecms

也正因此,激发了他想了解人脑运作的机理。我希望我们要有更大的勇气去尝试没有做过的东西。要有勇气和理性,所以我才敢于把钱捐给别人,而且为了证明我的不足,我拿出那么多钱给别人,就是因为我自己的能力没法去做这些事情。陈天桥对记者说。 本文来自织梦

他表示,在和加州理工合作前,他还和很多美国的大学接触过,最近又陆续收到很多中国大学的科研计划书。我们每年要捐掉1亿美元,但是我们会花至少1年时间做调研,不会说给了计划书,就马上投钱。陈天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主要的标准是学校本身在脑科学占据的独特位置,必须离球门最近、位置最好、射门能力最强。我们喜欢把球传给这样的机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陈天桥接着说道:我们不是奔着投资脑机接口公司去的,我想真正能够帮助人类去发现大脑内部运作的机制,这种机制可能帮助到某些脑疾病的治疗,我们支持的是基础研究,这和投资不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正是基于上述想法,才有了去年年底陈天桥向加州理工大学捐赠1.15亿美元成立脑科学研究院的头条新闻。陈天桥的巨额投资引起了中国科学界的轰动和热议:有人认为陈天桥为人类科学事业捐赠的行为应该大力提倡;也有人质疑陈天桥不该把钱捐给美国人,因为中国科学事业发展更需要资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马斯克并不是第一个想出在人脑中植入芯片的人,即便如此,陈天桥认为,这种侵入式(invasive)的解决方案现在看来也已经不是最具创新的了。

织梦好,好织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